首页 天秤座 随笔500字

随笔500字

  避疫随笔

  “谣”字小议

  丁启阵

  图片来自网络

  “谣”这个字的意思和用法自古至今有不小的变化,值得说一说。

  因在微信群里透露不久即被证明基本属实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信息的已殉职医生李文亮,生前被公安机关传唤并签署的《训诫书》,网络上曝光后,人尽皆知。有关部门反复强调的要求人们“不信谣不传谣”的说教,多了一个具体生动的例子。《训诫书》里并没有出现“造谣”“传谣”的词语,同样的意思被“不实的言论”代替了,但是,《训诫书》让我们得知,“在微信群”“发表……不实言论”是“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范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违法行为。公安机关先是“提出警示和训诫”,如果不“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听从民警的规劝”、“中止违法行为”、“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造谣、传谣的行为是如此的恶劣、严重,由此可知“谣”是一种极坏的东西,被有司视为洪水猛兽。

  但古代汉语中,情况并非如此。

  “谣”的最初意思是歌谣。具体地说,跟“歌”是近义词,不同之处是:歌是配上乐曲歌唱的歌词,谣是不需要合乎音乐节拍的词句。请看古书中的用法和解释:

  《尔雅·释乐》:“徒歌谓之谣也。”

  《诗·魏风·园有桃》:“心之忧矣,我歌且谣”朱熹《诗集传》:“曲合乐曰歌,徒歌曰谣。”南宋文学家戴侗曰:“歌必有度曲节,谣则但摇曳永(咏)诵之。儿童皆能为,故童谣也。”

  在古代,“谣”没有被定性为坏东西,统治者不但不加以摒弃,反而加以搜集,加以提倡。请看:

  《国语·晋语六》:“风听胪言于市,辩祆祥于谣。”——歌谣被认为具有辨别、判断吉凶的功能。

  《前汉·艺文志》:“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汉武帝专门设立政府机构,采集各地歌谣。

  谣开始的时候,应该是以娱乐性为主的。由于统治者的鼓励,久而久之,便发展出专门评议时政的谣。这种谣,也会受到统治者的青睐。

  《后汉书·刘陶传》:“光和五年,诏公卿以谣言举刺史、二千石为民蠹害者。”——汉灵帝刘宏下令公卿用谣监督封疆大吏,防止他们坑害百姓。

  到了唐代,“造谣”不但不违法,反而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大诗人李白造过《庐山谣》,温庭筠造过《夜宴谣》,皮日休造过《农父谣》,都能流芳千古。

  谣的坏名声始于“谣诼”连用,这很可能是战国时期的楚国方言词语。屈原《离骚》:“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宋洪兴祖《楚辞补注》:“言众女竞为谣言,以谮愬我。”屈原诗歌里的谣,也只是凭空虚构、没有根据的传闻、毁谤之类的意思,是个人对个人的反诘,不是朝廷官府对民众百姓的定性与定罪。

  造谣这个词,产生时间很晚。“造谣生事”这个词语跟宋朝的朱熹有关,《孟子·万章上》“好事者为之也”朱熹《集注》:“好事,谓喜造言生事之人也。”请注意,朱熹说的是“造言生事”。可以肯定,“造谣生事”晚于“造言生事”。

  原本指有趣味具娱乐性的文艺创作,生出必须严加随笔500字挞伐的违法行为的意思,“谣”字用法与意思的古今变化,分明告诉我们:人心正在失去应有的轻松与宽容,变得狭隘,变得严苛。变得你死我活。

  不过,李文亮医生殉职后得到了官方媒体的肯定与赞扬,受到了民众的普遍敬重与哀悼,从派出所的训诫对象到“吹哨者”形象的快速切换,似乎透露一个信息:谣的贬义色彩用法,终将遭到人民大众的遗弃。

  2020-02-09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