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处女座 87年是什么命

87年是什么命

8万克黄金10吨铜钱,神秘的黄金古墓下,挖出被篡改千年的历史 87年是什么命

点击此处可观看完整视频

2015年11月,考古学家们从位于江西省南昌市大塘坪乡观西村的一座西汉古墓中,发掘出了金饼马蹄金,麟趾金,金板等金器。经测量,这些金器纯度在99%以上。


还有一座堆积如山的五铢铜钱,总重10多吨,200多万枚,按照西汉的估值相当于50多公斤的黄金。


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考古专家们都震惊了。大家面面相觑,还以为挖出了一座古代的金矿。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考古史上至今为止发现的最土豪的古墓。

2011年3月中旬的一天深夜,江西省南昌市大塘坪供电所的村民熊菊生,像往常一样骑着摩托车回家。当他路过墎墩山山脚下时,被几个隐隐约约的黑影吓了一跳。接连一个月以来,晚上总能看见几个戴着鸭舌帽,武装的严严实实的人,鬼鬼祟祟地在墎墩山周围活动。这天,熊菊生停下车来,问这几个人说到,“你们在干什么呢?” 那些人只是借口说打兔子,当下熊菊生没多想就回家了。可第二天早上起来,越琢磨越不对劲,没听说附近的山包上有野兔呀。于是他连忙约了三个村民到墎墩山上看个究竟。果不其然,在山包的中央,他们发现了一个新打的洞,洞宽半米多,深不见底。


早前就听老一辈人说过,墎墩山下埋了一位古代的王,那群人该不会是盗墓的吧?熊菊生第一时间就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

与此同时,在南昌文物市场, 出现了一条罕见的“纯金金龙”,华美无比,要价1000万,霎时在整个南昌古玩界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像这种金龙饰物唯有古代皇帝才能拥有。贩卖文物的人说,这是他们家的家传宝,可懂行的人都不会信着鬼话,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孙子肯定是盗了一座帝王墓!消息一传开,很快就引起了警方的重视,非法倒卖金龙的文物贩子被捕。经审讯得知,这条金龙就是出自大塘坪观西村的墎墩山。专家估值这条金龙最少1.2亿,可文物贩子居然只卖1000万。

结合之前村民的举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得了上级的特批,立刻前往墎墩山,开启抢救性发掘,一座惊世古墓和一段被扭曲了的历史,即将揭开神秘的面纱。

墓主寻踪

被村民们发现的盗洞所在的山丘就是古墓的封土堆。整个封土堆呈典型的覆斗型,而这种形状的封土堆多见于秦汉时期,尤其是西汉皇家墓葬的标配。可是从秦朝到两汉时期,中国的政治权力中心都在北方,江西南昌地区在当时还属于偏远荒芜之地,怎么会有王宫贵胄葬在此地呢?


在翻阅了史料之后,专家们还真找到了曾经落户南昌的西汉王侯,海昏侯。 海昏侯共传四代,从西汉到东汉。第一代海昏侯正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汉废帝”刘贺。刘贺在位短短27天之后就被废黜,后来被发配到了豫章郡,也就是今天江西南昌所在地。此后他的3代后世子孙都生活在这里,承袭了海昏侯的爵位。那到底这座墓是不是海昏侯墓呢?如果是的话,又是哪位海昏侯呢?一切还要等真正进入发掘之后才有定论。

考古队将盗洞所在的位置命名为一号墓,以它为中心,周围还分布着大小墓穴和陪葬坑近10座,全部都符合汉代诸侯墓园的规制。


一号主墓是一座呈“甲”字型大墓,总面积约400平米,而之前发现的盗洞竟然分毫不差地落在了主椁室的中央。可见这帮盗墓贼的专业程度,简直令专家组都叹为观止!

不仅如此,在清理主墓室周围的封土时,考古人员发现了大大小小十几个盗洞。其中一个盗洞里,还有一个上千年的五代时期的灯盏,应该是盗墓贼丢下的。也就是说这座古墓已经被觊觎了上千年之久了。讽刺的是盗墓贼留下的这个灯盏如今也成了文物。

庆幸的是,在进一步的考察后,专家们发现五代时期的那批盗墓者的脚步只到达了主墓外回廊存放衣物的地方就停住了,没能继续进入墓室。原因可能是在1700年前的公元318年,南昌地区曾发生过一次大地震。整个墓室很可能在地震中有一定程度的坍塌变形,再加上地震后的一百多年, 鄱阳湖在洪水中南侵倒灌,地下水位升高。墓穴在那时有可能变成了一座天然蓄水池,要想潜入,谈何容易!那场千年前的天灾也无形中保护了这座古墓的完整。

很快,在主墓回廊和周围陪葬坑中,出土了大量鎏金车马具,20匹陪葬真马,精美编钟编罄,上万件礼器、兵器、漆器、酒具、粮食以及大量的生活器皿。最重要的还有我们开头所提到的10余吨的五铢铜钱。这一切都展示了墓主人生前的富有和身份的非同小可。


一转眼发掘工作3年过去了,2015年,考古队进入了最关键的主椁室发掘阶段。让专家们感到惴惴不安的是,之前被村民们发现的那个盗洞,就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主椁室的正中心。而一般最有价值的文物都存放在主椁室中心的棺椁内,这些文物会不会已经被盗墓贼们捷足先登了呢?

不过在打开主椁室的那一瞬间,专家们总算放心了。


盗洞虽然深入主椁室,但这座墓葬的主棺却不在主椁室的中心。专家猜测,墓主人应该是按照自己生前的起居环境来打造了这座地下宫殿, 主椁室的一侧为堂,另一侧为寝室,而主棺放在侧面的寝室内。


当然也有另外一部分专家认为是由于千年前的地震和水淹导致了主棺的漂浮错位,最终停留在主椁室的角落里。无论是那种推断,这都冥冥之中让主棺内的文物躲过了几千年来的盗墓者。

2015年12月3日,专家们在主椁室的东南角,发现了一枚1.7平方厘米的玉印,由上等和田玉雕刻而成,上设龟纽,在仔细清理之后,显露出四个小篆铭文:大刘记印。“刘”是两汉的皇家姓氏,这枚玉印从侧面证明了此墓主人应该就是海昏侯没错。


根据《汉书》记载:海昏,豫章之县,食邑四千户。可是历史上的海昏侯有四任,分别是刘贺以及他的子孙 刘代宗、刘保世和刘会邑 ,他们在今天的南昌一带共生活了160余年,这座墓的主人究竟是四位海昏侯中的哪一位呢?


尽管根据墓中已出土的超高规格的文物,专家们心中早已有了推断,墓主人应该就是历史上骄奢淫逸的汉废帝,也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但是这里还缺乏一个实锤的证据。

不过很快,在主棺被打开之后,隐藏在淤泥中的一个小小凸起物证实了墓主人的身份。它也是用上等的和田玉雕琢而成,线条清晰,构图工整,印面文字是阴刻篆书,左右等分,赫然呈现着“刘贺”二字。至此,一号大墓正式被命名为:西汉海昏侯刘贺墓。


在刘贺的内棺中,专家们还发现了很多类似玉器的块状物,中间还有金缕的痕迹,一开始推测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金缕玉衣吧。可金缕玉衣是只有帝王和诸侯王才可使用的陪葬物。虽然刘贺曾经做过皇帝,可死前只是个列侯,他怎么敢用金缕玉衣来陪葬呢?好在经过检测之后,这些块状物不是玉,而是琉璃。那些所谓的金缕也只是包裹着金丝的金箔。专家们推测,这应该是刘贺下葬时,铺在身下的一床琉璃席。

只可惜由于墓葬内几千年来酸性液体的浸泡,刘贺的尸骨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了几块蜂窝状的腿骨、几颗牙齿,以及一些零散分布的香瓜子。香瓜子的分布位置应该是在刘贺体内的食道、胃部和臀部,由此判断,刘贺应该是在吃了香瓜后在6-8小时突然死亡的。


刘贺墓中共出土了金饼3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金砖20块。内棺底部平铺着的五排金饼,犹如一张“金床”,让在场的所有考古人员目瞪口呆。整座墓中出土的金灿灿的黄金总重超过了80多公斤,比至今为止已经发掘的汉墓出土的金器的总和还要多。

根据汉书记载,刘贺被废的罪状之一就是一掷千金,随意赏赐臣属。一位偏远的列侯就拥有这么多黄金和陪葬品,他生前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呢?

废帝刘贺

后世对刘贺的认知基本都源于东汉史学家班固所著的「汉书」,这本书也被认为是有关汉朝的正史。


汉书中的刘贺可谓是史上最荒淫无道的昏君,强抢民女,调戏宫女,酒肉嬉戏,一面在全国各地征缴财物,一面挥金如土。在位仅仅27天,就干了1127件坏事,可以说中国历史上就找不出第二个如此混账的皇帝。刘贺的家世还要从他的祖母,汉武帝刘彻的宠妃李夫人开始说起。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首西汉音乐家李延年的“佳人歌”描述的就是汉武帝的李夫人。李夫人生前曾经是汉武帝最宠爱的妃子,只可惜红颜薄命,在生下儿子刘髆后不久,就撒手人寰了。李夫人去世后,汉武帝甚至把钦定的皇后的墓穴给了李夫人,墓葬规格超过了两任皇后陈阿娇和卫子夫 ,由此可见李夫人在汉武帝心中的地位。爱屋及乌,汉武帝对李夫人儿子刘髆的喜爱自然也不在话下。而刘贺正是刘髆唯一的儿子。海昏侯刘贺墓中的陪葬珍品应该有不少都是刘贺从老爹那里继承来的。李夫人死后,儿子刘髆十岁时,就被奉为昌邑王,得到了一块西汉最富庶的封地“昌邑”,也就是今天的山东巨野地区。只可惜刘髆也只活了20多岁就去世了,不过好在他留下了独苗刘贺。就这样,年少丧父的刘贺继承了昌邑王爵位。


时间来到了公元前87年,汉武帝刘彻驾崩,传位给8岁的儿子刘弗陵,也就是汉昭帝 。汉武帝临终前,命霍光等几位大臣共同辅政。霍光是抗击匈奴的名将霍去病的弟弟。他辅政期间采取宽松政策,减免赋税和徭役,百姓得以休养生息,民殷国富的同时,霍光的权利和野心也日益壮大。他将自己的外孙女上官氏嫁给了汉昭帝,成为了孝昭上官皇后。为了确保上官皇后能够怀上皇长子,霍光不允许后宫任何妃嫔侍寝。可奈何汉昭帝也短命,21岁就驾崩于未央宫,没有留下任何子嗣。此时,皇位的继承人就成了难题了。

按理说,汉武帝刘彻的第四子刘胥,当时正值壮年,他应该是最理想的皇位继承人。可是霍光此时心里犯嘀咕了,刘胥早已积累了自己的人脉落网,有敏锐的政治嗅觉,霍光深知其不好掌控。于是,霍光力排众议,扶持没有兄弟姐妹,势单力薄的18岁昌邑王刘贺上位,成为了西汉的第九位皇帝,也是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

远在封地的刘贺被这突入起来的惊喜顿时给砸晕了,可屁股在皇位上还没坐满一个月,就被霍光以“行昏乱,恐危社稷”的理由给废了。从封地带来的随从全部被诛杀,最后只剩下孤独的刘贺独自回故国。此时已物是人非,原来的府邸还在,只是刘贺已不再是昌邑王,而被贬为了平民。后来霍光又扶持刘询继位,成为了汉宣帝。汉宣帝在位在位期间大赦天下,刘贺重新被封为了海昏侯,但是封地从原本富庶的昌邑地区,变为了当时荒无人烟的江西南昌。

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刘贺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也许答案就藏在海昏侯刘贺墓的文物当中。

奇珍异宝

海昏侯墓最初被发掘时,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那些挖出来的金山银山了。可是随着考古工作的进一步深入,专家们还发现刘贺生前可能是个十足的“吃货”。


青铜火锅

墓室中出土的这款青铜火锅和如今老北京涮羊肉锅极为类似, 中放炭火,外沿烫菜,下面三足支撑, 炭盘还隐约可以再找到炭迹。和这口青铜火锅一齐出土的还有古人吃火锅的另一项重要食具,染炉,也就是今天的蘸碟。似乎都可以想象,2000多年前,海昏侯招待宾客围坐在火锅边,酣畅淋漓的样子。都说火锅是四川的产物,这下江西人硬气了,2000多年前,咱这片土地上的人就开始吃火锅了。


青铜蒸馏器

还有一件青铜器,体形浑圆如桶,底部有菱形镂空,二足支撑。一开始考古专家们猜测它是用来制作果汁或者炼丹的,可是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芋头的残渣。芋头是酿酒用的原料。直到现在,日本制作清酒的主要原料还是芋头。这下专家们恍然大悟了,这是一件制酒蒸馏器。之前人们一直认为直到800多年前的元代,中国人才开始用蒸馏法酿酒,并且认为蒸馏法应该是从西方传过来的。海昏侯墓中的这件蒸馏器直接将我国的蒸馏酿酒史提早了1000年。


冬虫夏草

除了吃的喝的,专家们还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漆木盒子,整体是橙黄色的制作精美。可当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整个考古队差点被眼前的东西给恶心到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竟然是珍贵的中药材冬虫夏草。古代最早关于冬虫夏草的药用记载是在清朝才出现的。海昏侯墓中的这个小漆盒证实早在西汉时期,达官显贵们就开始使用虫草补养身体了。


竹简木牍

比起以上这些,最重要的发现要数几千枚竹简木牍了。那么已经被盖棺定论的这位花花公子刘贺生前都读些什么书呢?注重饮食养生的刘贺,随葬竹简中自然少不了方术医书。除此之外,专家们还发现了一种古人的养生秘方“房中术”。现代人一听房中术,都觉得是洪水猛兽,可是古人最初研究房中术时,除了达到一时间肉体的快乐,更注重的是如何通过不同的知识(姿势),来调节情欲,养生长寿。

在已出土的5000多枚竹简中,最有价值的莫过于失传了1800多年的《论语》知道篇。在古代,《论语》实际上有3个版本,分别是《古论》《鲁论》和《齐论》。


如今通行的《论语》是后人将《鲁论》和《古论》整理而成的。《齐论》则在汉魏时期就已失传。《齐论》与另外两个版本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多了《知道》篇和《问王》篇。海昏侯墓中所发现的知道篇将对研究古代儒家学说的演进具有重要意义。


孔子铜镜

在主椁室西侧的淤泥中,专家们清理出了一块半米多高,由铜板和漆木组成的大型铜镜。铜板是镜面,漆木是背面。漆木上刻有文字和一组人物画像。通过对一旁文字的解读,专家们发现画中竟然是孔子及其弟子。


这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孔子像。画面中的孔子高挑清瘦,与今天广为流传的胖乎乎的孔子模样相去甚远。文字中有一句写着“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意思是受重用时,则积极进取,被舍弃时,则韬光养晦。刘贺把孔子的这句话刻在镜子上,似乎是在时刻提醒自己,以此为鉴。很难想象,一个纨绔子弟竟然如此注重儒学。


事实上,在刘贺被废时,他眼看大势已去,性命危在旦夕,脱口而出了一句话,用这句话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他说“闻天子有争臣七人,虽亡道不失天下!” 意思是天子身边如果能有敢于谏言的忠臣, 即使无道也不会失去天下。言外之意,自己有今天,辅政大臣们也罪责难逃。

而这句话就出自儒家典籍《孝经》,可见刘贺早已将儒学烂熟于心,并非传闻中的那般昏庸无能。

当我们乍看海昏侯墓中的那些黄金玉器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刘贺生前的锦衣玉食。可一个疑问随之而来,刘贺去世时,为什么没有把大量的金银财宝留给子嗣,而是要带进棺材里呢?


专家们在墓中出土的金饼上发现了模糊的墨书字迹,部分解读为:“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臣贺”指的就是刘贺本人,而元康是刘贺被废后继位的汉宣帝刘询的第三个年号。西汉时期的酎金制要求有封地的王侯们需要在每年八月祭祖时,给朝廷献上黄金。这些金饼应该是刘贺打造了,准备进献给汉宣帝刘询的,可为什么又没送出去,反而让自己带进棺材里了呢?传闻刘贺的亲信属臣们在临死之前都大声呼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何事不断,受谁之乱呢?也许历史的真相是这样的。


历史真相

公元前74年,一道玺书快马加鞭从京城发往昌邑国。彼时的昌邑王刘贺突然接到惊天喜讯, 他被征立为帝了。对于刘贺来说,这可是一步登天,他立刻收拾行装,恨不得立马飞到长安,对于未来他已经迫不及待。但事实证明,刘贺可能确实不是当皇帝的料。

留守昌邑的老臣王吉再三叮嘱他:大将军霍光一手遮天,大王要养精蓄锐,暂时隐忍。刘贺满口答应,可一进长安,便忘得一干二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回权利,一登基便大肆提拔自己人。将当初力排众议推举他上位的霍光抛诸脑后。显然刘贺的政治段位太低,还不懂得和朝中重臣的相处之道。刘贺的一番操作也引起了霍光的警觉。他越来越觉得刘贺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于是霍光开始加紧策划废黜刘贺,并派人暗中搜集刘贺所谓的罪状。

27天以后,霍光以刘贺“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为由,确定“当废”。可刘贺真的如《汉书》中记载的那样在位27天, 干了1127件坏事吗?其实不需要过多的史实作为依据,但看这个数字就不合理。平均下来相当于刘贺每天干了41件坏事,按照一天24小时来算, 扣除8小时睡眠,刘贺每个小时就要做2件坏事,他简直是个劳模呀。事实上,废除刘贺的诏书中也没有列举他详细的罪状,提到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根本严重不到被废的程度。所以刘贺是动了谁的蛋糕,不言而喻。

反观继刘贺之后被扶上位的汉宣帝刘询就聪明得多了。他更懂得什么叫做韬光养晦。当霍光假惺惺地表示要还政于皇帝时,汉宣帝刘询一口加以回绝,并明确表示非常信任霍光,请其继续主持朝政。这一举动消除了霍光的猜忌和提防,也使自己免于变成“刘贺第二”。


几年以后,公元前68年,权倾朝野的大将军霍光去世。汉宣帝刘询先是对霍光加以厚葬,丧葬规格甚至用到了帝王级别的黄肠题凑和金缕玉衣。随后整肃朝廷,两年之后,待羽翼丰满之时,开始了对霍家的清算。兵权被收回,儿子霍禹被腰斩,侄孙子霍云、霍山自杀,霍氏家族除了霍光女婿被赦免外,其余全部被杀或者自杀。

此后,汉宣帝又想起了远在昌邑,被贬为庶民的刘贺。便派山阳太守张敞去昌邑探听情况。彼时的刘贺与囚犯并无太多分别,虽然依旧有奴婢伺候,但无法自由行动,每日大门紧闭,出入都从小门。经过了一番锤炼的刘贺,如今也懂得了如何自保,他表面佯装沉浸于觥筹交错的奢靡生活,目光呆傻。就这样蒙混过了张敞的监视,也让汉宣帝放了心。

元康三年,公元前63年,汉宣帝大赦天下,在这波红利中,刘贺再次被封为列侯。但是富庶的昌邑国肯定是不能给他了,刘贺这次的封地是荒凉的豫章郡海昏县。在被封为海昏侯时,汉宣帝还借口说刘贺身体不好,可以不必每年进京参加宗庙祭祀。但实际上这一举动无形中彻底剥夺了刘贺的政治权利。此时的刘贺除了金银财宝,再无其他。

不过,虽然刘贺处处谨小慎微,但从他墓中出土的竹简中依然可以感到他的满腔热血。屡次上书请求能够回京参加宗庙祭祀,为此还专门打造了酎金,遗憾的是这批金饼最终也没能送出去。


海昏县生活的几年里,刘贺曾与太守卒史孙万世交好, 孙万世问刘贺,在被废时,为什么不坚守着未央宫不出,并杀掉大将军霍光,而是任凭别人夺去了天子玺印与绶带呢? 刘贺感慨说,是呀,那时错失了机会。这话传来传去,竟然最终传到了汉宣帝的耳朵里,汉宣帝意识到刘贺野心为泯,下令削去刘贺三千户食邑,以示惩戒。此后,刘贺更加被政治权力中心所疏离。

刘贺郁结于心,每每泛舟江上, 都要愤慨一番自己“杯具”的命运,而那条江后来就被命名为了“慨口”。公元前59年,刘贺撒手人寰,享年三十三岁。


离奇的是刘贺死后,他的两个儿子也相继去世。虽然刘贺还有其他儿子,但是当时朝廷上有大臣顺坡下驴,说到,刘贺和其二子都前后脚离世,是上天对刘贺荒淫昏庸行为的惩戒,就不该给刘贺立嗣,于是海昏国被废除。而海昏王刘贺留下的大量金银财宝因为无人继承,统统被埋入了刘贺的墓葬。


十多年后, 公元前46年,到了汉元帝时期。元帝又想起了这支偏远江南的近亲。重新封刘贺的另一个儿子刘代宗为海昏侯。此后海昏侯又承袭了三代。

千百年来有关“帝王”的争斗,让多少人成为政治的牺牲品。都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当时的真实情况也许没有人能真正说得清。曾经的血雨腥风,权倾天下,最终也只是汇入历史长河里的一粒尘沙,留下的只是墓穴中无数珍宝和后世面对这些珍宝的无限遐想罢了。

点击此处可观看完整视频

本文重点讲:87年是什么命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你可能喜欢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