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周易取名 带鸡的成语

带鸡的成语

  鸡娃(给孩子学习之路打鸡血)几乎是中国家长们的必由之路;而国家现在正在改变教育大环境,以后的孩子中考有50%要进入职高,也就是一半的孩子未来是当工人,当然这个工人和现在意义上的蓝领会有很大区别,但这仍然是很多家长无法接受的,因为在他们眼球的视网膜里,工人并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从50年代跟着老大哥苏联(初步工业化和集中生产)、70年代跟着日本(管理和精益生产)、90年代广场协议后跟着美英(金融服务业房地产),现在似乎又在重新定义制造业为核心,而在发达国家中坚持制造业的也只有法国、德国(制造业为核心,金融房地产服务业比重小);法国工业种类齐全,而德国在工业4.0上似乎表现更突出。但无论是哪种模板,海淀区的学区房和依托各种校外补习班上市的股票都已经被踢出圈外,因为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只能是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孩子陷入内卷,而这对整个国家的未来都是叵测的。40年前的改革开放之后,无数人通过高考这条唯一的通道从偏远的乡村、县城流入城市、大城市,知识改变命运从一句口号变成了无数人梦幻般的现实;读书帮助他们完成了从几乎赤贫到大量家庭财富的迅速积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也就成了中国的新(第)一代中产典型;但这个中产群体很特殊,他们在成为中产之前,几乎没有任何资本握在手中,这和那些世居城中或者有着乡宅大户家底殷实的传统型中产完全不同。中国的这些新中产几乎不掌握生产资料,拥有的只是自己苦读而来的知识和专业技能,也就是说他们实质上仍然是打工人——虽然全世界的中产阶级都是以打工为主体,但区别在于这些中产是所谓的“第一代”;第一代就意味着他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社会财富;而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自己幼年的生活和成长道路不堪回首,他们不愿意下一代回到自己儿时的状态,内心里仍然有着强烈的阶层下滑压力;在财富累积的数量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安全感之前,他们能做的就只能是用手上的资源和自己的学识为防止儿女下滑而“鸡娃’。因为在整个国家的社会结构中,政府公务员、金融机构、国企-外企-私企的管理层、IT产业等等社会地位高、收入高的职位都有明确的学历要求,尤其在就业压力大的情况下,不是名校都不录用,甚至名校现在也都要求硕士以上学历。而在通过苦学改变命运的父母的眼里,他们眼看的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而身为人力优势的受益者,他们深知教育的回报率有多高,这诱使他们不断追加教育投入,尽可能的去争夺优质教育资源。这就是为什么“新一代”会把教育这条路走到极致。上好的幼儿园、好的小学、好的中学、好的大学=好的工作和好的收入,这是他们算的很清楚的一笔账;事实也正是如此;但中国的中产阶级队伍只是刚形成,并不成熟,而中产是需要充足的上下阶层对接才能够稳定的;就像一个望京可以有15w中产阶级一样,那是他们处在一个特殊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中形成的,放到一个三线300w人口的城市可能连5w中产都不会有,因为它们还没有形成供养这个群体的上下游产业能力。中国高校大学生从2000年的107万人增加到2020年的874万人,这小一千万高学历人口涌入社会后 ,如何都能成为中产?上下游如果做不到足够承托力的话,他们如何就业?他们父辈的逆袭很大程度上是获益于时代大发展的红利,但他们几乎不再有这种可能。大学毕业生起薪向农民工看齐的现实已经摆在眼前。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有体面的生活,体面就意味着物质基础作保障。但社会的发展很可能把家长认为的体面和下一代认知的体面放到不同的世界;90后孩子们的价值观已经完全不同,在我还认为飘柔、夏士莲、欧莱雅很不错的时候,我的90后外甥女从英国回来对上海日化的蜂花推崇备至,她一点也看不上 P&G 之流,认为那已是昨日黄花。另外一个现实是新中产们经验里所认知的好工作,到了孩子们的时代已经变化太快。曾经我的父辈期望我进国企或者机关单位,那是他们认定的理想未来;而我做了他们极为不满的选择,可现在也认可了这条路;我的外甥女则是来回的试了好多份工作,并不着急哪一份,因为物质基础的不同让他们有了更多选择的能力和实力,也让他们内心的安全感更强,而这种安全感会让他们做事更加按照自己的爱好兴趣选择。上学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一个好工作,找一个好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赚钱,这是家长们普遍的想法;但是新一代孩子们对于物质的追求已经远没有老一辈那么渴望和热切,这是整儿社会大环境的改变造成的;就像你在欧美发达国家的公共卫生间里随时都可以拿到手纸一样,在国内稍微大些城市的公共带鸡的成语卫生间也可以拿到,但是在小城市里就很少看到,有也是漏网之鱼,这就是社会财富积累不同阶段所带来的不同;不同年龄、不同经历的人感受也会不同。如果孩子有自己喜欢的工作又可以多赚钱,那为什么要去蜂拥抢那点儿学习资源?这个道理很简单,也都能听懂,但却没几个人会那么做;因为时代的浪潮会不断的催逼着你往前走,无论对错。但是对孩子来讲,从小学到大学十几年的时光,如果是不快乐和被动的,那一定会拖他人生的后腿,因为在成长的关键阶段他的光彩和想象被大人的会道门忤逆了;而人生并不是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就是完美结局;孩子们可能并不认同别人为他们安排的光明未来,但这些可能是苦读的中产父辈们所理解不了——或者不愿去细细理解的。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