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子座 731部队的真相

731部队的真相

  面对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一边在抹黑中国的同时,面对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要求调查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却一直遮遮掩掩。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名义上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实际上是美国生化武器基地。自19731部队的真相42年该基地建立以来,便一直为美国源源不断的进行着生化武器的实验,更是与侵华日军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1945年8月15日,当日本天皇裕仁在广播中宣读《停战诏书》接受无条件投降后,以石井四郎、北野政次为首的绝大多数日本731部队成员为躲避中国的战争审判逃回了日本,并以各种手段妄图掩盖整个731部队的历史。

  

  美国借助自己主导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进行国际审判的便利,开始了与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731核心成员的秘密接触,并最终与20多名731部队成员达成了秘密交易。以免除这些在中国和亚洲使用并制造生化武器,违反了1925年在日内瓦所签署的《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的战犯战争罪行为条件,获得了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在的系列报告,并将这些报告列为了机密,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逐步有选择的进行了解封。

  1945年8月下旬,当时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细菌专家莫瑞.桑德斯受美国政府的指派前往日本对侵华日军细菌战进行调查。在随后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与曾担任日本陆军大臣的下村定、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以及731细菌部队军医增田知贞、内藤良一等731部队成员进行接触,并以占领者的身份问讯了日本陆军军医学校、日本参谋本部、陆军省医务局等与731部队有关的人员,最终在1945年11月1日将调查报告呈送给了美国陆军太平洋总司令部。美军在确认日本并未得到美国细菌战方面信息的同时,也开始对日本731部队所从事的细菌战方面的研究产生了兴趣。

  

  1947年2月,美军远东司令部收到了大量的匿名信提到日军曾在哈尔滨平房区进行过各种人体实验。于是4月的时候,美国政府再次派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诺伯特.费尔前往日本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调查。诺伯特.费尔在日本与包括石井四郎、增田知贞、金子顺一、内藤良一等19名曾为日军从事细菌战研究的人员进行会谈,得到了关于731部队和驻扎在中国吉林的另一支细菌战部队第100部队的相关资料。美军还从这些日本细菌战人员手中获得了近8000个遭受日本细菌战剂感染的病理切片,获得了600多页日本细菌部队关于鼠疫研究的全部资料和记载有日本细菌战和化学战的一本小册子。

  在诺伯特.费尔1947年6月20日完成的报告中日本人向美国提供了包括炭疽、鼠疫、伤寒、甲乙型副伤寒、痢疾、霍乱、鼻疽进行人体试验和野外实验所取得的数据,并向美国人指出炭疽和鼠疫是发动细菌战的有效战剂。美国人认为将日本人提供的资料与他们本身所获得的实验数据结合起来,将具有无比珍贵的价值。美国人在获得了日本从事细菌战的证据后,反而开始考虑如何让这些战犯变废为宝,为他所用。因此在1947年6月24日诺伯特.费尔向德特里克堡和盟军总司令第二参谋部威洛比将军提交的补充报告中要求调查的所有信息必须在情报领域内严格保密,不得将资料用于战争罪行的起诉。

  

  1947年10月-11月,美军德特里克堡的专家德文.希尔和约瑟夫.维克多继续对日本细菌战进行调查,最终在12月形成了新的报告。在报告中针对从日本细菌战人员手中获得的资料,美国人不无得意的表示,这些是“日本细菌战人员花费数百万美金历经数年所获得的成果,尤其是数据需要通过人体实验来获得,这是违背人伦根本无法在美国本土实验室获得的数据。尽管美国为了获得这些数据花费了25万美元,但与相应的成本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因为侵华日军731部队向美军提供了大量的细菌战资料和病毒数据,这些身背着中国和亚洲人民血债的参与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的战争罪犯最终没有站上东京审判的审判席。美国和日本通过私下的交易,抹杀了正义,作为东京审判主导者的美国独占了日本的细菌战研究数据,日本战犯则通过这次交易从此逍遥法外,而中国人民则成为了美日这笔细菌交易下最大的受害者。

  而今作为全球最大的细菌生化武器研究基地的德特里克堡,美国面对来自全世界的质疑,一直拒绝披露其内部的真实情况,反而想栽赃中国,让中国人民再一次成为其霸权主义的受害者。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