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风水 一条访客记录,让前男友变成了老公,我来讲述过程 — 恋爱棱镜漫画

一条访客记录,让前男友变成了老公,我来讲述过程 — 恋爱棱镜漫画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上一篇故事错过可点:他为我去做了结扎,成了一个笑话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真实故事:

01

余曼整理QQ邮箱时,一封邮件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个QQ号似曾相识。

余曼下意识地点开,邮件内容的开头是:亲爱的余曼,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

看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余曼湿了眼眶。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被吴凯拉黑,为什么吴凯会忽然消失。

那是2016年,余曼23岁,心里住着一个人。

02

有些故事的开始是惊心动魄,但有些故事的开始只不过是一支笔。

2009年,新疆姑娘余曼,16岁。

她出生在阿克苏。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离婚了,各自有了新家庭,她一直跟着奶奶生活。

倒没有多缺爱,反而因为少了管束,一直没心没肺地活着。

高一开学,填写报名信息时,余曼忘了带笔。

于是她戳了戳前桌男生的背说,借支笔用用呗。

这个男生就是吴凯了。

他转过身,递来一支笔。

眼前的男生,茂密的头发,浓浓的眉毛,肉圆的脸。余曼看着他,下意识地想到猕猴桃。

她忍不住笑了笑,说了谢谢。

吴凯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转过了身。

初见,如同青梅和高粱的邂逅,青涩中掺杂着些许香甜。

03

那个年纪的余曼,有点像混世魔王一样的混不吝。

开学不久就和同学打成一片,甚至包括吴凯。

吴凯是学散打的体育生,浑身都是结实的肌肉。

他很安静,不爱说话,几乎惜字如金。

余曼说不清为什么喜欢和他玩,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情有了变化。

可能是余曼偷偷翻墙去上网时,吴凯给她当人梯。可能是路上遇到不良少年时,吴凯总把她护在身后。

也可能是大家一起去爬山时,余曼穿了条短裙,吴凯默默脱了衬衣,让余曼围在腰间以防走光。

那样笨拙的温柔,让余曼闹腾的心就那么安定下来。

他是喜欢她的吧,那双清澈的眸子,出卖了他的心意。

可他什么都不说。

她就干脆去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刚开始,吴凯回答“滚”,或者是“走开”,后来变成了“神经病”。

是有一次,两人坐了同一辆公交车。车上人太多,他们被挤散了。

余曼下错了车站,她很心慌,只好沿着马路一直走。

走着走着,她看到了跑得气喘吁吁的吴凯。

热闹的街头,他走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她,说,吓死我了。

她仰起头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终于说了那句“是是是,我喜欢你行了吧!”

余曼开心地说,正好,我也喜欢你呢。

就这样,两人开启了早恋。

04

年少的感情很简单,纯洁得像雨后清澈的天空。

然而余曼总觉得这场恋爱谈得少了点什么。

因为吴凯太淡了。

她找他说话,他的回复总是言简意赅,没有多余的句子。

余曼想牵手,吴凯觉得不好意思。余曼软磨硬泡,他才牵了她的一根手指头。

类似的事情很多,好像一直都是余曼主动,吴凯只是被动接受。

如同故事的开头,总是她追着问,他才挤出几个字。

但她真的很喜欢啊,一见他就忍不住开心,不见了就心心念的牵挂。

所以也就在迟疑中坚持着。

然而时间久了,到底还是觉得心酸。

是半年后的一天,闺蜜生日。

余曼喝醉了,她借着酒意给吴凯打电话,哭着问吴凯是不是不喜欢她,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

吴凯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迟迟没有回答。

后来,醉意袭来,余曼睡着了。

那晚之后,余曼伤了心,她想也许吴凯并不是真的喜欢她,所以这场爱情没有想象中高糖分的甜蜜,只有难过和伤痛。

她试探性地和吴凯提了分手,想看看他的态度。

没想到吴凯并没有挽留,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嗯。

看他这样洒脱,余曼更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测,心里无比苦涩。

带了一点赌气心理吧。

分手后不久,余曼和另一个追她的男生在一起了。

男生很细心,总是温柔地照顾余曼的情绪。他的在乎显而易见,余曼再也不用患得患失地猜测对方爱不爱她。

高二,因为文理分班,她和吴凯不在一个班了。

偶尔集体课间操时,对上吴凯的目光,两人都迅速移开。

高三上学期,吴凯被成都航空学院提前录取。

校园里,再也没了他的身影。

余曼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一块重要的东西。

05

然而余曼怎么也没想到,打电话的那个夜晚,还有她不知道的事。

那时已经是2012年了,余曼考上乌鲁木齐的一所大学。

从阿克苏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她无聊的翻手机。

却没想到翻到一条录音。

余曼好奇地点开,开头是沉重的呼吸声,然后是吴凯的声音: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看日期,余曼呆住了。

原来在她喝醉的那个夜晚,吴凯给过她答案的。

她迷迷糊糊按了录音键,但酒精让她忘了发生的一切。

余曼的眼角有眼泪滑落。

不可否认,在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始终藏着吴凯。

可是一切都晚了。

她的猕猴桃已经消失在人海,而她也有了男朋友。

但余曼没想到,恋爱谈到第二年,异地的男朋友却劈了腿。

余曼倒没有很难过。

必须承认,她并没有很爱他。

这之后,余曼一直单身。身边也有追求者,却始终提不起兴趣。

吴凯的QQ图像再也没有亮过。没人知道吴凯的近况。

他本就内向,朋友寥寥无几,走得最近的就是余曼了。

06

是2014年年底,余曼在QQ空间发现吴凯的访客记录。

余曼的心像是漏了一拍。

她强忍内心的激动,问他,你还好吗?

吴凯一点都没变,依旧不善言谈。

他淡淡地讲着这些年的经历,在航空学院读书期间,被招进成都消防支队,成为一名消防员。

而这个QQ因为很久没用,忘了密码,所以很久没有登录过。

余曼有千言万语,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吴凯依旧不主动,余曼问一句,他答一句。

他已经不爱她了吧,或者说他爱她,从来就没那么深刻过。

余曼只能熄灭满腔的热情。

但她有点不甘心,于是情人节的时候,她发了个朋友圈,说,哎,单身狗又要受虐了。

没有反应。

余曼年少时那种混不吝的样子又出来了,她干脆很直接地对吴凯说,要不咱俩凑合凑合算了,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钻戒就嫁给你。

等了半天,才等来吴凯回复的一句:嘿嘿。

他是听不懂她的暗示,还是听懂了,装作听不懂。

余曼不得而知。

所有的情愫都只能无声化为叹息。

07

余曼的心情很低落。

情人节,哪里都是玫瑰和爱情。余曼约了几个单身小伙伴一起去KTV唱歌。

是在唱《单身情歌》时,手机忽然响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电话那头人声嘈杂,KTV里歌声混乱,余曼捂着耳朵问,你是哪一位?

对方说,你猜。

余曼又问,你到底是谁?

对方又说,你猜猜看。

她耐心耗尽,以为是骗子逗她玩,刚好朋友也催着她唱歌。于是她敷衍着说,这边太吵了听不清楚,一会给您回过去。

然后挂了电话。

余曼和朋友玩到午夜十二点才回家。

到家后,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手机早已电量耗尽,关了机。

充电开机后,她登QQ,习惯性地和吴凯说话。

却没想到吴凯拉黑了她。

他就这样再次消失了。余曼又气又难过,更多的是不解。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甚至想着,是不是吴凯其实已经有了女朋友,发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然后拉黑了她。

没有答案。

她在委屈、疑惑、难过中挣扎很久,无奈地接受了这样的结局。

08

不久后,余曼毕业了,留在了乌鲁木齐。

工作上大家都习惯用微信,她渐渐遗忘了QQ。

没有吴凯,好像也没了牵挂。她甚至已经想不起来密码,索性再也没有登录过。

直到半年后,她要去邮箱里找一份文件。

想尽办法,找回了QQ密码,重新登录邮箱。

邮箱里,有几百封乱七八糟的邮件,看得余曼眼花缭乱。

她耐着性子清理,一封封点开查看,再删除。

当看到吴凯发来的邮件时,她愣住了。

09

邮件内容是,亲爱的余曼,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有个女孩离男孩几千公里远,有天女孩说她想在情人节收到一束鲜花。如果多一枚钻戒,就会嫁给他。

男孩很高兴,求着班长请了三天假。问战友借钱,凑了一万块踏上了去新疆的火车。

没有座票,他站了三十几个小时,腿都站肿了。

他不知饥饿和疲惫,满脑子都是见到女孩时的场景。

他要带着心爱的姑娘去买一枚属于她的钻戒。

到车站后,他买好了花,换了一张新的电话卡打给女孩,想给她一个惊喜。

可女孩没有听出他的声音,说一会再给他回。

他以为是真的,就抱着花满怀期待地在车站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漫长的冬夜越来越冷。

十二点多,女孩还没回电话。他再打过去,对方已关机。

天色初亮时,女孩的电话依旧打不通。

他问要好的战友,战友帮他分析,女孩肯定是有男朋友,跟他只不过是开个玩笑。

那一刻,怀中的玫瑰已经不再鲜艳,像极了心里枯萎的爱情。

车站外,来来往往的人奇怪地看着他。

卖油饼的婆婆招呼他说,孩子,冻坏了吧,吃个饼暖和下吧。

那个刚硬男儿,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把花扔进了垃圾桶,抹了抹眼泪和鼻涕,踏上了回程的火车。

最后,邮件里说,亲爱的余曼,千万不要因为我难过,毕竟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10

余曼一遍又一遍的看邮件,心碎了一次又一次,眼泪流了一行又一行。

她多希望这只是故事。

这个傻子,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说他来了呢。

她加了那个QQ,可是没有任何回复。这年头,还有几个人登着QQ等待一个人呢。

他们就这样,散落在天涯。

余曼埋头工作,避谈感情。

直到2018年,高中同学聚会,余曼回了阿克苏。

她装作不经意地和大家打听吴凯。

其中有个同学说,他见过吴凯,在一家消防公司上班。

余曼迫不及待地从同学那要到了联系方式。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余曼有些诚惶诚恐。

挣扎两三天后,她终于拨了那个号码。一声,两声……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来。

她说,我是余曼。

吴凯沉默了几秒说,你好。

她问吴凯什么时候下班,她去找他。

坐在车里等吴凯的时候,余曼的心一直在砰砰的跳。

她以为青春不再,可那一刻她仿佛回到了16岁。

她一遍遍练习开场白,直到有人拉开车门,径自坐到了副驾驶。

几年不见,吴凯长高了,也变帅了,却依旧少言寡语。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又笑。

爱从未消失,所有的误会都在此刻冰释前嫌。

那个夏天的夜晚,他们开着车一直走,没人说话也没人喊停。

风轻柔地吹着,车载音乐唱着轻缓的歌曲,有种情愫在缓缓流淌。

这一次,是吴凯说,我喜欢你,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除了点头,余曼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什么。

11

是的,时隔九年,他们终于再续前缘。

为了爱情,余曼回了阿克苏。

在这个有着“塞上江南”美称的城市里,开始了真正的恋爱。

一起去公园散步,开车兜风,吃各种美食。

周末,余曼躺在沙发上看综艺,吴凯抱着她的腿帮她按摩。

她说要吃水果,他就切好苹果橙子,把柚子和石榴剥成一粒粒喂她吃。

说起之前的事,两人都哭笑不得。

余曼怪吴凯狠心,什么都不说就拉黑了她。

吴凯说他后来也向其他同学打听过她的消息,有人说余曼已经结婚了,他便死了心。

但这些年,他从未喜欢过其他人。

余曼慢慢知道,吴凯不爱说话是因为他爸妈也很内向,话很少。

除此之外,还因为初中时,吴凯玩得最好的小伙伴自杀了,死前只和他一个人联系过。

他的心里一直有阴影。

所以吴凯之前的冷和酷,之前的不主动,是他害怕受伤,害怕失去吧。

所以在一起后,哪怕梦里,他都要拉着她的手。

一天,余曼加班回来晚,手机也没电了。

吴凯直接跑去了她的单位,确定她在那,他才松了口气。

那一刻,余曼有些心疼他。

往后余生,她都不会让他失去她了。

12

2020年,认识11年后,余曼嫁给了吴凯。

爱情真的很神奇,可以伤害一个人,也可以不动声色地治愈一个人。

余曼常常说一些梗逗吴凯。

慢慢的,吴凯话也多了起来,甚至变成了话痨。

他懂得了表达爱意,常抱着余曼说,宝宝,我好爱你。

那段录音,余曼一直留着。

它提醒着她,人生真的是稍不留意,就是一辈子的错过。

而每次听的时候,吴凯都会说,听个现场版呗,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

声音坚定如初,心意从未改变。

16岁,他借给余曼一支笔。27岁,他给了余曼一个家。

现在的他们,懂得沟通,懂得妥协,懂得坚持。

再也不会像青春年少时,脆弱敏感,用逃避和消失去解决问题。

这八千里山河,此后只有相守,没有别离。

PS:下图是女主朋友圈截图,祝福爱情。


财经频道

本文重点讲:恋爱棱镜漫画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财经频道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