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风水 “麒麟童”周信芳:与梅兰芳齐名,抛弃妻女迎娶富家女,却没人骂 — 从结婚开始恋爱电视剧

“麒麟童”周信芳:与梅兰芳齐名,抛弃妻女迎娶富家女,却没人骂 — 从结婚开始恋爱电视剧

“富家千金爱上戏子!”这样的戏码,是任何年代都能紧紧抓住所有人眼球的存在。

可往往,这样的戏码总以惨烈收场,原因很简单:在任何时代,戏子和富家千金都有严格的身份之差。这种差距,绝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跨越。

晚清“四大奇案”之一的“杨月楼案”,说的就是戏子杨月楼与富家千金阿宝的故事。他俩本是真心相爱,可因为两人“身份差”巨大,几番棒打鸳鸯下,两人不仅被拆散,杨月楼还被以“诱拐良家”之罪名被发配到了边疆。

自此后,杨月楼因看破红尘,改名为了“杨猴子”。而更远一些的“富家千金与戏子”的戏码,则结局更加惨烈。

民国时代,随着自由恋爱的兴起,大上海也曾上演过一出“千金爱戏子”的戏码。这出戏,曾是大上海最大的“情事”,它之轰轰烈烈几乎震颤了那个时代。

这出“千金戏子”戏的男主角是与梅兰芳齐名的戏子周信芳,而女主角则是当时上海的第一名媛裘丽琳。两人最初相识,便是因为戏。


1923年,14岁便一鸣惊人的周信芳成了上海最火的戏子,因他所创麒派在上海红极一时,整个上海都以听他唱戏为快事、幸事,他也因此被时人称作“麒麟童”。

听戏从来是顶层精英最喜的娱乐项目,自然,作为顶级富商之女的裘丽琳也不会错过这项目。于是,周信芳在上海演出《汉刘邦统一灭秦楚》时,她便翩然而至了。

戏院老板得知裘家三小姐来看戏,自然很把她当一回事。须知,裘丽琳家世过人,其外祖父是苏格兰裔海关官员,其父裘仰山同时拥有谦和茶庄与致和钱庄两大产业。

戏院老板在考量再三后,将最好的座位安排给了裘丽琳等人。

当时的裘丽琳年仅19岁,她姿容秀丽且思想开放。相比普通民国名媛,她因自小接受西方教育而很崇尚自由恋爱。因着对“自由恋爱”的向往,她早已发誓:非真命天子不嫁。

暗地里,裘丽琳就曾想象过心爱之人的模样,越是想象,她便越对爱情神往。


裘丽琳

那日,因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所以,当日周信芳扮演的张良出场时,她不偏不倚刚好看到他站在自己跟前。周信芳当日身穿绣龙金蟒袍,头戴文生俊帽,他虽唱的是老生却没挂口面,这使得他的整个脸庞看起来都极其俊秀、飘逸。

与周信芳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瞬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似消失不见了,舞台上下,只剩下了他和她。怔怔地听他唱戏的当口,她觉得自己竟有如被雷电击中的震颤。

自那天起,她便成了周信芳的粉丝,之后,只要是他的戏,不论是连台本戏,还是折子戏,她场场必到。每次到时,她都死活要在最中心的那个位置。

裘家三小姐突然地对戏曲有了极大的兴趣,她开口闭口全是与戏有关的事,这种变化,裘丽琳周围人发现了,她的母亲裘罗氏也发现了。只是,他们并未意识到这事究竟有多大。

爱情的魔力从来惊人,喜欢上周信芳的那段日子里,裘丽琳迸发了从未有过的诗情画意,她一连给周信芳写了无数篇文采斐然的情书。

拿到这些滚烫的情书后,周信芳却只当是某个狂热粉丝的手笔,他并没有把它们当回事,他甚至未回过一封信。

周信芳对这类女粉丝的追求从来不动声色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在17岁那年已经迎娶了一位夫人,这位夫人是戏班武生家的女儿刘玉娇,她虽比他大了4岁,但两人也算门当户对。婚后,两人还生下了一子两女。

这些情况,裘丽琳自然也早就打探清楚了,她甚至还知道:两夫妻已经分居两年了。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天,裘丽琳激动得一整晚都没睡着。她意识到:自己是有机会的。

当晚,裘丽琳就仔细盘算了自己的筹码,算完后,她觉得:自己年轻貌美,家世过人且对他一往情深,这样的她定会是他的良人。


少年时的周信芳

当时的周信芳确实也需要一位良人,与妻子分居后,他一直孤身一人,白天在戏台上时,他并不觉得寂寞,可夜晚回到自己屋里时,他内心的悲凉却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时代变了以后,周信芳也曾想过要“自由恋爱”,可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如今他自己是多少受了新思想洗礼,可他那个包办的妻子骨子里却非常传统,她怎会肯离婚呢?

既不能离婚,他又谈何“自由恋爱”呢!

周信芳是个戏子不假,但因为新思想的影响,他一直热衷于国事,他参演的很多剧目也都与国事有关。比如,他曾参演的《民国花》、《新三国》等,就都是讽刺袁世凯的新戏。

可能是嫌这些新戏不够深入,他后来还自编了新剧《宋教仁遇害》,揭露歹徒的猖獗,引导着民间舆论,教化人心。

1919年,年24岁的周信芳还在上海丹桂戏院上演了自编的《学拳打金刚》,声援学生运动。

所以,周信芳表面上是个戏子,实际上却更像革命者。只是,他革命的方式与普通革命者不一样罢了。


青年周信芳

这样的周信芳自然对自己包办婚姻感到不满,可因为道德等因素的影响,他并没有去冲破封建婚姻的力量。这个力量的缺失与他的遇见有关,这些年,他虽常遇见追求自己的女粉丝,可他对她们始终提不起兴致。

原因很简单:她们都不是他心中良人的模样。

这里的“她们”,包括狂热地给他写情书的裘丽琳。这个女子,他在台前幕后都见过,她的打扮一看就是上海名媛的模样,她的谈吐也颇有新式女子的样儿,可不知为何,他每次见她,都没有特别的感觉。毕竟,像她这样热心于戏子的富家女,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所以,她写给他的信,他虽会拆看,却并未太当回事。

让原有的一切改观的,是一场慈善赈灾晚会。

赈灾晚会这样的重要场合,热衷国事的周信芳自然不会缺席。为了这次晚会,他已经做了很久准备了。

那天,他再次看到了裘丽琳,看得出来,那天的她是和哥哥一道出席。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裘丽琳是因为知道他也会去,才缠着哥哥带她来偶遇的。

赈灾晚会上,裘丽琳为了引起周信芳的注意,竟特地摘下脖子上一串价值不菲的珠宝项链,作为了捐赠的善款。

裘丽琳捐赠的全程,周信芳都看在了眼里。项链被从她美丽的脖子上取下时,他心里竟突然一动。他意识到:这个女子,和他想的很不一样。

捐赠会上,裘丽琳主动走到周信芳面前,她还端着酒杯红着脸问他:“你能回我一次信吗?”周信芳听了这突然的发问竟有些发愣,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次“有预谋”的偶遇,果然成功让周信芳注意到了裘丽琳,当晚回家后,他的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


裘丽琳

男人的心灵壁垒一旦被打破,后面的就都好说了。

周信芳给裘丽琳回了一次信后,她便“得寸进尺”道:我们可以单独见一次吗?

随着私下约见的越来越频繁,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田埂漫步、河边柳下牵手,有时,大小姐还陪着周信芳在树下啃烧饼……

纸,永远包不住火,两人偷偷约见的消息很快被小报记者知道了。几天后,富家女与戏子的情事便登上了各大报刊。

裘丽琳母亲裘罗氏看到《海上名媛幽会“麒麟童”》的相关报道后差点跳了起来,这个向来强势独断的女人,飞快想出了应对策略。

裘罗氏第一时间让儿子裘剑飞在一品楼摆酒设宴,这次宴会,裘家请的是上海各大报社的编辑记者,请记者的同时,裘家还将上海帮会的知名人物全部请到了。

当天,裘剑飞给所有记者都发了大红包,他带着打手给记者发红包时笑眯眯地说:“小妹那点‘谣言’,我看还是要澄清一下的好!”

这番猛如虎的操作后,与裘丽琳与周信芳的相关情事报道便迅速销声匿迹了。

裘罗氏掐断舆论后,又迅速将女儿软禁起来了。裘罗氏想得很简单:只要让女儿“冷静”下来,她那些不成熟的想法便可自然地断掉。这期间,她当然会费尽所有心力给女儿洗脑了。

遗憾的是,裘罗氏的“第二步”成效并不大,裘丽琳不仅不听母亲的,反而对她的棒打鸳鸯满是怨言。

无奈之下,裘罗氏只得使出了“绝招”。她按照老派的做法,直接给女儿物色了一门亲事,对方是英国留学归来的财政部官员之子。这次定亲,裘罗氏相当满意,仅仅是定亲礼,男方就给了两根大金条和8克拉钻戒。


裘丽琳

订婚后,裘罗氏以为一切就万事大吉了,没有自由恋爱过的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什么能阻挡热恋中男女的。

订婚不久后的一天,裘丽琳买通了十几岁的表侄女朱灵芝,她请她为自己送一封信给周信芳。

周信芳打开信后才知道:自己日思夜想的情人是被母亲软禁了,他们甚至逼迫她订了婚,那一刻,他心急如焚。思考再三后,他请朱灵芝带信给了裘丽琳。

收到周信芳的信后,裘丽琳更加坐不住了,她决定跟他私奔。

为了能顺利实行计划,裘丽琳故意用了一整天去折腾母亲,一日之内,她接连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裘罗氏毕竟年纪大了,女儿这般折腾后,当天天一黑她便疲惫地睡着了。

见母亲睡着后,佯装睡觉的裘丽琳便爬起来溜出了家门。为了不引起家人的注意,她竟连睡衣和拖鞋都未来得及换。

乘坐黄包车抵达约定的火车站后,裘丽琳一眼便看到了等待在那里的周信芳……


为了避免被发现,周信芳将裘丽琳转移到了苏州并安顿在了一处僻静客栈。之后,他连夜赶回上海登台演戏。他们的计划是:等到风头过去后,他再和她汇合。

幸运的是,直到天亮时,裘家才发现:三小姐失踪了。

之后,裘剑飞带着一群人四处搜寻。遍寻不到人后,气急败坏的裘剑飞拿枪指着周信芳威胁他交出妹妹。周信芳一口咬定并不知道裘丽琳下落,裘剑飞无奈,只好派人24小时监视他。

裘剑飞的监视起作用了,毕竟这样一来,周信芳将无法脱身与裘丽琳汇合。

得知周信芳被监视后,裘丽琳着急了,她赶忙给母亲和哥哥写信请他们不要为难他。可她的信发出后却如石沉大海,此时的裘丽琳才知道:自己闯祸了。

几天后,就在人们以为事情要僵持住时,报纸上却刊登出了一则特殊的启事。启事上说:

“本律师受聘于裘丽琳小姐担任其法律顾问,本律师的当事人已经成年,依法享有公民权利,任何人无权限制其人身自由和侵犯其合法权益,否则本律师将依法提起诉讼。”

事情闹到这份上后,裘家便颜面尽失了。气不过的裘罗氏干脆宣布与女儿断绝关系,这场风波两周后。周信芳将裘丽琳接回上海,两人公然在一间小弄堂租了间房子同居了。

自此后,裘丽琳这个千金大小姐便在弄堂房子里挽起袖子过起了老百姓的日子,白天,她洗衣做饭、料理家务,晚上,她缝缝补补。在照顾周信芳生活的同时,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裘丽琳还开始扶持他的事业并帮助他打理财务了。

裘丽琳始终相信,不依靠娘家,她也可以和周信芳过上不错的日子。


周信芳与子女

没有裘丽琳之前,周信芳一直跟戏院签的固定工资,这些钱被他的母亲拿走一部分烂赌后,几乎所剩无几。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裘丽琳直接跟戏院老板去谈判了,她提出要改固定工资为“三七分成”。这般操作,在今天看来稀松平常,可在戏子身份不被认可的民国时期,戏子和老板叫板简直是“找抽”。

果然,裘丽琳提出“三七分”后,戏院老板一怒之下决定封杀周信芳。这样一来,周信芳竟连原有的固定工资也没了。

那段日子,为了活下去,周信芳不得不去街头卖唱挣点糊口费。

眼见女儿与周信芳私奔后过得如此凄惨,裘罗氏的心也终于软下来了。为了帮女儿度过难关,她偷偷差人送来了计策和钱财。

裘罗氏给女儿的计策和她当时对付报社记者如出一辙:软硬皆施。

裘丽琳依据母亲的法子捧着珠宝贿赂了吴四宝的妻子佘爱珍,之后,她顺利与青帮头子杜月笙儿媳攀上了关系。

在青帮的帮助下,戏院老板不得不在裘丽琳磕了几个头后同意了她提出的“三七分成”。

周信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梦才敢想想的“三七分成”,他的妻子只用了几步便帮他做到了。直到几十年后,他也一直以为这一切全是妻子的智慧,他并不知道,为了做到这些,她瞒着他偷偷给戏院老板磕了头。

为了和周信芳在一起,裘丽琳所付出的绝不是与裘家决裂、给老板磕头这么简单。因为所爱之人是有妇之夫,她一直承受着巨大的争议,也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被过去的名媛圈所接受。

但这些在真爱面前都不值一提,在裘丽琳看来:任何东西,都没有和心爱之人在一起重要。

两人同居后,她接连为他生下了三个孩子。直到此时,周信芳才通过律师与妻子刘玉娇办理了离婚手续。

没人知道刘玉娇为何会突然同意离婚,坊间说法是:她也为两人的真情所打动。事实结果究竟如何已经不得而知了,人们只知道,办理完离婚手续后,裘丽琳才终于等来了那个简朴而正式的婚礼。

两人结婚那天,爱女心切的裘罗氏也终于原谅了女儿。她虽未出席婚礼,却还是为她送来了自己亲手定制的洁白婚纱。


裘丽琳与周信芳

穿上母亲送来的婚纱那一刻,裘丽琳趴在周信芳肩上哭得像个孩子。

越是难得的,往往越被珍惜。婚后,两人一直恩爱有加。动荡年月里,两人尝尽了颠沛流离之苦,可裘丽琳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抗战时期,面对日本人和汉奸对国人的迫害,他们夫妻共同编演了《明末遗恨》、《文天祥》、《史可法》等抗日救亡戏;白色恐怖时期,他们一起掩护地下工作者;建国后,他们又奔赴各地做慰问演出……

也是在建国后,裘丽琳敏锐地觉察到:国内的政策,将对裘家不利。目睹了哥哥姐姐和母亲境况后的她,毅然决然地将除长子周少麟之外的五个孩子全部送离大陆去念书了。

起先,几个孩子怎么也不明白母亲为何要将他们送走。直到那场特殊动荡开始后,子女们才知道:母亲父亲真真是用心良苦。

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月里,周信芳因曾出演《海瑞上疏》被抓,紧接着周家面临抄家。期间,周家儿媳被打伤、孙女被吓疯。


那段日子,裘丽琳悲痛欲绝,她一面设法救夫,一面又要安顿家里。快支撑不住时,周信芳终于回到了一片狼藉的家里。

周家遭难这年,周信芳年已73岁。

见周信芳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淡下去,着急的裘丽琳忙安慰丈夫道:你唱的戏文里不总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吗,世道不会一直黑暗下去。听到妻子的话后,周信芳的眼睛果然又重新有了亮光,那天起,每天醒来,他都会反复吟唱《徐策跑城》里的那段台词:

“湛湛青天不可欺,是非善恶人尽知。善恶到头终有恨,只是来早与来迟……”

那段日子里,裘丽琳老得很快,她开始经常性失眠。每次听到外面有动静,她便全身戒备地站到丈夫跟前保护他。

在一次批斗中,裘丽琳为了保护丈夫被打破了肾脏,躺在华山医院急诊观察室外的走廊上时,她心里还全是自己的丈夫,临终时,她对哭泣的儿媳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哭了,以后,你们的,爸爸……”

儿媳知道,这没说完的话是:“你们的爸爸,以后就交给你们了!”


裘丽琳生前还曾叮嘱唯一留在国内的儿子周少麟,请他一定要保护好他们年迈的父亲。裘丽琳死后,周少麟果然如母亲嘱咐的那般,他总是主动替父亲挨打,他总对父亲说:“他们多打我几下,你就可以少挨几次打。”

为了不让父亲难过,周少麟夫妇始终隐瞒着母亲去世的消息。

1975年3月8日,已许多年未见到妻子的周信芳因心脏病躺在了华山医院,弥留之际,他用微弱的声音反复念叨说:“你们不用再骗我了,我早就明白了,你们的姆妈去了,她在等我……”

时隔七年后,周信芳死在了妻子辞世的那家医院,这或许是凑巧,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周信芳去世20年后,他们旅居海外的子女回国将他们的骨灰合葬在了上海龙华烈士陵园。从此时起,他们终于不再有分离。

颇为值得一提的是,周信芳与裘丽琳的六个子女,后来全部成才了,其中,长子周少麟承父衣钵,成为京剧麒派的传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周少麟与父亲周信芳

次子周华英成为了“华裔食神”,他缔造的庞大餐饮帝国Mr Chow,如今已成国际餐饮时尚代表。就连政治家甘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天后麦当娜等都是他餐厅的常客,他还是全球顶级画家和收藏家,他手中上亿元的藏品就有好几件。

其长女周采藻后来嫁给顶级富商,并一直定居美国。

二女儿周采蕴,后来成了美国知名作家,因为长相气质才华均出众,她是无数美国青年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

周信芳与裘丽琳的三女儿周采芹是众多子女中最知名的一位,她在14那年被父母送出国。23岁时,她主演的舞台剧《苏丝黄的世界》就曾风靡全英国。


周采茨

后来,因主演了007之雷霆谷》中的邦女郎,周采茨被全世界影迷熟知。除此外,她还是英国皇家戏剧学院首位华裔女院士。近年,因主演《红楼梦》中的贾母,她开始被国人熟知。她创作的书籍《上海的女儿》,甚至被改编成了纪录片。

周信芳的小女人周采茨旅居海外多年,她在香港演艺圈从事了多年宣传工作,曾应邀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评委。

这样如童话般的完美结局,大约是一生充满传奇的周信芳与裘丽琳最想要的了!这种种,不得不让人感叹:真爱,真真是世间奇迹的源泉!

财经频道

本文重点讲:从结婚开始恋爱电视剧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财经频道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