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风水 国民少子化很捉急,日剧催婚越来越简单粗暴 : 恋爱相对论电视剧

国民少子化很捉急,日剧催婚越来越简单粗暴 : 恋爱相对论电视剧

声明:我们是澎湃新闻网(www.thepaper.cn)有戏栏目的头条号,栏目官方微博“@澎湃有戏”,唯一的APP叫“澎湃新闻”。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转发朋友圈请随意。

文/青豆

秋季日剧陆续开播了,相信日剧迷们早就发现,春夏秋冬四个档期,每季一部催婚剧是逃不掉的——今秋,这份解决少子化问题的重责,落在了《成人高中》肩上。


《成人高中》海报。

这部剧设定了一个假定性颇高的情境,在少子化问题严重的日本,政府按剧中原话,是“终于要下真功夫了”,强行通过了一条法案,30岁以上没有性经验的男女,均有义务回到高中重新学习,学什么呢?学如何破处。


三浦春马扮演的荒川英人是所谓的“三高”人士。

三浦春马扮演的男主角荒川英人,东大毕业,顶级银行工作,典型的“三高”人士(身高高、学历高、收入高),人生赢家,结果被成人高中的校长直接找上门,要求仍是处男的他去上课——想不上课也行,开学前破处就可以了,但以违法手段来破,学校是不认的。


男主角很快暴露了自己的渣男本质。

男主角慌了,赶紧找前几天联谊的女孩约会,这一约,他“直男癌”的本性彻底暴露。第一集里,编剧对于他的这一性格特质给予了十分生动好笑的刻画,而三浦春马本人也以他之前的舞台剧经验,奉献了夸张化的喜剧演技,表演出了荒唐的人渣味。

但好笑之余,你会发现这部剧和之前众多的催婚剧一样,没能摆脱命题作文的套路。表面上看,剧情讲的是如何让这些到了30岁还保持处子之身的成人拥有“人生初体验”,但究其本质,依然是在教你如何恋爱,如何结婚——什么破处,成人高中,不过是博眼球,力争成为网红剧的幌子罢了。


《成人高中》豆瓣评分目前不到7分。

第一集播出后,目前豆瓣的评分只有6.8,甚至有人犀利评论,“日本人民催婚已经到了可耻的地步”。这说明,我国年轻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已经完全看穿了大众文化产品背后的价值输出本质。

可是,日本人也是真的很无奈。一方面,少子化和老龄化的数据着实让人心惊,另一方面,日本的社会环境,实在太适合不结婚了。

在各种次文化大行其道且相对包容的日本社会,拥有着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这个特质在综艺节目里就能得以窥破。

比如《月曜夜未央》中,经常采访到一些“奇葩”,有年近花甲开始学钢管舞的大叔,有退休以后开始化妆穿裙子的爷爷,在对他们进行采访时,节目组并没有对这些人扣以任何“病态”的帽子。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这种宽容不过是一种虚伪,一种事不关己的清高,但只要没有真的出面干涉,我们难道还需要去管理别人心里的碎碎念不成?

而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的年轻人就太不出奇了,除了价值观的多样化,在日本社会,他人对你个人的生活并不怀有过分的关注,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在一定程度上也取代了恋爱。

最后,是所有物质水平发达地区的共有问题,就是年轻人对婚姻的看法已经截然不同于以往,婚姻的意义已被重新洗牌。


与《东京爱情故事》相比,现在的日剧又在让女性回归家庭。

总之,在这样的社会现状下,层出不穷的催婚剧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资深日剧迷们的感受也许会相当深,因为他们在经历了1990年代初莉香大声喊出“我想做爱”的将近30年后,猛然发现电视剧里的女性又回到家庭中去了,新一代的女神不再是莉香,是《逃避虽可耻但有用》里洗手做羹汤的新垣结衣

如果整理一下日式催婚剧的脉络,会发现,早些年,催婚剧的面目还是比较温和亲切的。

比如《不能结婚的男人》《女人四十》《倒数第二次恋爱》等,这些剧有相对中立的态度,编剧借主角之口,理直气壮地讲出他们选择单身的好处。人物结局也是各有不同,有人选择结婚,有人选择继续单身——这个时候,催婚剧对观众的喊话还是:“你的生活方式很好,但,不想试试恋爱吗?”

可渐渐地,喊话越来越粗暴了。

比如2016年播出的《我选择了不结婚》,由中谷美纪出演的女主角反复强调“我不是结不了婚,是不想结婚”,而剧情往下发展时,观众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骗了,你这明明就是想结婚啊!

这类剧先在名字上摆你一道,吸引独身主义的女观众前来观看,结果却是对其进行半遮半掩的劝诱:“怎么样,嘴上说不想结婚,其实还是想的吧!”

再比如夏季刚播完的《温室里的加穗子》,讲述一个被过度保护的女孩如何迅速成长,编剧一开始还想写写加穗子如何找工作融入社会,但半途笔锋一转,完全就是把加穗子作为这个时代的大和抚子,在教导年轻女性:“你要认清自己在婚姻和家庭中的义务!”


《成人高中》简单粗暴到逼人“破处”。

然后就到了这部《成人高中》,催婚催生的姿态已经从最最开始温和的有商有量,变成了气急败坏的命令:“总之,先破了处再说!”

但其实,创作者也知道,越凶猛的喊话,虽然越有看点,但也越有三观不正的嫌疑。因此,编剧也安排了黑木明纱的角色,来代替观众进行反问“不停催生,是暗示女性只是生养的机器吗”,然后编剧再通过校长自问自答,表达自己的态度,“我们只是负责指导成年男女之间的交往,并不强求你们结婚或生育”——可是,这回答显然和之前说的,这所高中是为了应对少子化而出现,是自相矛盾的。就好像成人高中的毕业条件是破处,但嫖娼获得的性经验是不被承认的,也是一对自相矛盾。

这自相矛盾都是因为,影视作品再怎么催生催婚,其主旨都不能真的就是不择手段地催,最后都是要掰正成赞颂爱情的。

所以,一切催婚剧的实质,依然是万变不离其宗地探讨爱情的真谛。什么是真爱?如何获得真爱?如何幸福地生活?


《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编剧古泽良太。

上一部给出了漂亮答案的日剧,我认为是《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编剧古泽良太在纪录片《情热大陆》中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

他说:“关于如何让多种价值观共存我想了很多,电视剧其实就是一个统一价值观的手段,有正确的价值观,有错误的价值观,让拥有错误价值观的人,转变自己的价值观,进而变得正确,这是一般正常的故事。但我想,不拘泥于一种价值观,让多种价值观共存才更好吧。”

古泽良太在纪录片中提到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别人往东、他就往西的小孩,这样的小孩长大成为编剧后,贯彻了这样的思考,他剧中的主角总是让人又爱又恨,剧情也会让有些观众痛骂“三观不正”。

但刨除那些长期浸淫在旨在输出单一价值观的高考范文型电视剧中的观众,留下的另外一些观众,则能如古泽良太自己所说的,看到他的笔下,那些与主流价值观不符的人如何生活,如何战斗,并从中获得敢于不同的勇气。

这,才是这类披着催婚外衣,探讨爱情的电视剧,真正应该给出的答案——不要在乎外界的标准,不要害怕跟别人不同,不要过度拔高爱情的地位,也不要嘲笑渴望幸福的真心。

《成人高中》自有它说教的一面,这也是现在很多日剧的问题之一。但它的编剧,是写出过《华丽一族》的桥本裕志,他一定已经认识到该剧噱头和真正主题之间的自相矛盾。因此,也采取了种种办法想取得平衡。

他写的男主角,和我们生活中被安排相亲时遇到的奇葩男多么相似,他写的另几名成人高中的同学,也都是现实中很常见的人群类型——除了这些能引起共情的小桥段小人物,编剧还有意识地描写了男女双方在两性关系中的不同角度和态度,这也让我看到这部剧的可能性,也许在之后的剧情发展中,它能尽量让观众减轻被说教的不痛快,而有可能找到一些真正有用的两性经验。

财经频道

本文重点讲:恋爱相对论电视剧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财经频道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