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风水 吴越《如梦之梦》出演顾香兰:女演员对“年龄焦虑”,要么无视要么彻底接受 _ 恋爱循环舞蹈

吴越《如梦之梦》出演顾香兰:女演员对“年龄焦虑”,要么无视要么彻底接受 _ 恋爱循环舞蹈

所有的人对于失去都有焦虑,如果没有,要么是没心没肺,要么是已经彻底接受和看破。我现在想努力做到第二种。

春节后,位于徐家汇美罗城的上剧场又开始忙碌,一个让所有人期待的北京央华时代制作舞台剧——赖声川八小时剧场史诗《如梦之梦》这周四(3月4日)到周日(3月7日)在上剧场上演。


2000年,《如梦之梦》诞生,2020年刚好是这部戏创作的20周年纪念,因为疫情的关系,虽然不得不延期演出,但这次的演出依旧令人激动——明星阵容依然亮眼,实力派演员吴越新加盟演出,与胡歌、谭卓一起共同完成赖声川笔下的环形剧场的梦。

演出间歇,吴越接受了《新闻晨报》记者的专访。

2002因为“赖声川”和“八小时”,特地飞去香港看《如梦之梦》

吴越早在2002年就与《如梦之梦》结缘,那时候她作为追戏粉丝前往香港看戏。

当时是香港话剧团的版本,用粤语演,我手边正好有一本《如梦之梦》的剧本,我就先在飞机上把剧本读了一遍,我怕我听不懂广东话要坐八个小时会比较奔溃,但是其实还好,粤语有些话还是能听懂。

时隔19年,吴越登上上剧场的舞台,这是吴越从业生涯的第四部舞台剧演出,在《如梦之梦》中出演中年顾香兰一角。与常驻演员谭卓(饰青年顾香兰)、刘婉玲(饰老年顾香兰)共同完成顾香兰的一生。吴越的顾香兰,更是安之若素的顾香兰,从上海到法国,从娇艳欲滴,到潦倒失意,吴越带着我们走完有血有肉的顾香兰的一生。


吴越说2002年第一次看就对“顾香兰”这个角色印象非常深:

“当时‘顾香兰’给我的印象就非常有电影感,很荣幸自己的名字可以跟‘顾香兰’放在一起,希望可以对得起她。”

2020《如梦之梦》因疫情延期阵容不齐,救场演了“顾香兰”


2020年,吴越和《如梦之梦》的缘分再续,因疫情当时原定2月份的公演延期到6月,出演中年顾香兰的许晴当时因为在国外回不来,而吴越正好签了赖老师的另一部戏6月有档期,就因缘际会来加盟,接棒了中年顾香兰。

为了这个角色吴越做了很多功课,从旗袍到角色的历史背景。整个准备的过程也因疫情人员来去隔离等等原因添了不少曲折。因此,从“很紧张”到“正常的紧张”,作为专业演员,吴越还是时刻关注着自己对角色的把握度。

也许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宏大的叙事,但对演员来说,要准确把握好角色,一定是细节,越小的地方越重要。

这周三,正式开始公演前进行了一次内部公演,尽管之前排练时有点紧张,但吴越说,这个预演场演完自己感觉特别饱满,所有想对“顾香兰”这个角色要表达的都表达了,特别兴奋。那天演完,她迟迟无法入睡。

从“明明”到“顾香兰”,舞台没有变但台下的观众变了


《声临其境》现场吴越再度念起自己当年在《恋爱的犀牛》里明明的台词

舞台对吴越来说并不陌生:1995年,吴越毕业之后演的第一部戏就是孟京辉《恋爱的犀牛》里的明明;2002年《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观念》中饰演苦苦寻找的企鹅姑娘;2014年《我的妹妹,安娜》里面饰演一个贝克特式的安娜;2021年,赖老师的《如梦之梦》是她的第四部舞台剧作品。

问吴越,从当年那个“明明”到今天的“顾香兰”,二十多年过去了,同一个你站在舞台上,感受有什么变化?

我觉得每一个女孩身上都有一个明明,也都有一个顾香兰。只是你到了这个环境,顾香兰长出来了,到了那个环境,明明长出来了。你二十岁的时候是明明,到了四十、五十的时候就变成顾香兰了。作为专业的演员,我在舞台上的职责就是在规定的情境中把这个角色表达准确了,就是好演员。

作为演员,吴越对塑造角色的专业标准不变,但她苦笑说,台下的观众变了:

二十年了,演员没有区别、舞台没有区别、制作方式没有区别,区别的是现在观众的心态可能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记得我1999年“犀牛”在北京演到四十几场的时候,当时从大马路走到胡同里那个剧场要走七八十米,当时一直排队,从剧场门口一直排到外面的安定门外大街。然后孟京辉演后谈,有个观众说自己是个出租车司机,看到这里每天都排队都一个多月了到底在干嘛?演话剧怎么那么多人排队啊,演什么呢这么多人看?于是自己也买了票进来了。

但是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这样的事情很少了吧。

演《我的前半生》被“误伤”,如果下一个角色够精彩再被“误伤”也愿意


这么多年,吴越还是更多因为影视剧为观众熟悉,从当年的《和平年代》到这几年的几部爆款热播剧。尤其是在《我的前半生》中扮演的“家庭闯入者”凌玲的角色,因为演得太“到位”甚至让一些不理智的观众对演员本人产生了恶感,吴越作为一个好演员就这样被“误伤”了。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事故”,我每一部戏都是以准确为标准的,“前半生”这个角色的处理在我来说一点都不特别,我每一个戏都是这样。可能这个角色正好撞到了“那个点”,会发生这样的“事故”我自己也无法预料。对这种情况我也很陌生,当时情况也非常“轰轰烈烈”,最终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有些事情是我无法改变的,我只有尽量让自己不受影响。

女演员对年龄的态度有两种,要么无视要么彻底接受,我想我是后者


大明风华


到了一定年纪的女演员常常会抱怨遭遇“瓶颈”,吴越这些年却是热播剧一部接一部,她如何看待“女演员的年龄”这个“敏感词”?

所有的人对于失去都有焦虑,如果没有,要么是没心没肺,要么是已经彻底接受和看破。我现在想努力做到第二种。

来源:周到

财经频道

本文重点讲:恋爱循环舞蹈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财经频道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