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情风水 三石一声:国内环境舍弃了真正乐迷的需求 | 广州音乐集 : 恋爱操作团

三石一声:国内环境舍弃了真正乐迷的需求 | 广州音乐集 : 恋爱操作团


“好多人挺有钱的,但做出来的音乐是狗屎,所以做音乐还是要动脑子的。”三石一声在今年8月举办的广州音乐集第一集上做关于A&R主题的分享,开场白毫不留情。他当时以索尼音乐A&R企划经理身份现身,他更为乐迷熟知的身份是资深乐评人。


大学时读电视编导专业,三石一声一直对音乐兴趣颇浓,他像一部华语流行音乐活字典,有关音乐的事件、人物、作品都在他脑海里随时听从调遣。毕业后在《当代歌坛》杂志做编辑,也曾在综艺制作团队试水,最终还是追随心之所向,踏入音乐产业,在2016年前后开始负责汪苏泷的音乐企划,他经手的几年里,汪苏泷的商演身价连翻三倍。经多年历练,三石一声也朝着金牌企划迈进,在索尼音乐供职期间,参与黄绮珊、邓典、田燚等专辑项目的操盘。今年参与的企划作品更是超过30组,包括谭维维、THE9、钱正昊等个人和团体的作品,三石一声成了时下颇受音乐人信赖和欢迎的知名企划。

今天我们来回顾三石一声当时在广州音乐集有关音乐企划的一些观点、经验和疑问。

整理:麻乐

企划,让音乐和音乐人升值

在华语音乐范围内,音乐产业里的A&R工种等同于“企划”。A&R是英语“artist and repertoire”的缩写,中文翻译为艺人与制作部,据维基百科解释,A&R指唱片公司下设负责发掘、训练歌手或艺人的部门,担任唱片公司和歌手之间的连结。

A&R是一个定义模糊的音乐产业角色,因为它有太多的功能。据职业规划网站“The Balance Careers”介绍,初阶的A&R的一个重要功能是艺人与唱片公司的沟通桥梁,有时也被简单定义为“发现人才并签约”的角色,A&R通过听demo或是读音乐报道等渠道,发掘新歌手新乐队,并向唱片公司举荐、签约,职级较高的A&R就有权决定签谁留谁,艺人也通过A&R与唱片公司沟通合约细节。

签约后,A&R要负责确保音乐人作品录制前后一切工作的顺利进行,他们的作用对艺人的发展至关重要,他们也决定音乐作品的宣传规划,以及如果艺人自己不会写歌,A&R还要帮着艺人组织创作、联络制作人和收歌。

而“Music Careers”网则将A&R职责归结于三点:1.寻找人才;2.监管录制进程;3.协助市场营销。他们就像一个音乐人或音乐作品的项目统筹。

从职业经验出发,三石一声眼中的A&R就是帮歌手和他(她)的作品升值。“企划就是让一个歌手的音乐作品、人格魅力获得发展空间,让它变得更有趣更有价值,包括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


企制宣的融合时代

三石一声将90年代后的华语流行乐企划分成两个时代:90年代初的“企制”时代,和2000年代开始的“企宣”时代。前者以李宗盛为典型,将企划和音乐制作融合,制作人既帮歌手创作歌曲、制作成品,也负责规划艺人的艺术生命,譬如都市女性化身陈淑桦、文青女性万芳,都是企制时代的产物。而后者则是重人设、重宣传的时代,譬如萧亚轩的恋爱达人人设,蔡依林的舞娘技艺类人设,包装宣传紧跟,通过某一种人格特质或刻板印象深入人心。

而现在的阶段,三石一声提出是“企制宣”三者分庭抗礼的时代,每一部分都是独立运作,又互相关联。三石一声在2019年为《明日之子》选手田燚企划新专辑,他回忆当时每次开会,都是企划、宣传和制作人同场探讨,他们一起商量出打破传统音乐工业制式,采用独立音乐的思维和创作模式为田燚企划专辑的思路,做一张兼顾商业价值和独立气质的专辑。

企划团队先了解田燚本人的特质,“发现他是一个名字里面有四个火就像水一般的男孩,各种温柔。”三石一声回忆道,他们细听田燚的原创作品,来取舍哪些歌适合收录进第一张专辑,哪些暂且搁置一边,“比如他写一些字眼可能很重的东西,你会觉得为什么从《明日之子》出来的一个人这个阶段要死要活的……所以会把他比较温柔的一面保留住,其它东西放在未来再一点点放进来。”

田燚的个人首张专辑《你渴吗》最后集结了10个制作人来协力制作10首歌,截至今年8月全球播放量累积两亿次。


量变不一定引起成功

三石一声介绍,传统操作上,每当唱片公司面对一张专辑,都会先给出预算,估量这张唱片能卖多少钱,能赚回多少,再倒推回这张唱片值得投入多少钱。企划再根据被分到的预算多寡,去规划各版块的配置,譬如视觉的拍摄和设计、置装制作、MV制作、媒体和乐评人宣发等等。

三石一声也对MV的性价比起疑,他问现场的听众通常在哪些渠道获得新音乐,正如预料,流媒体、视频平台、社交平台是普遍获取音乐的地方,但MV的形式似乎在音乐接收渠道中只占很小的比例。他发现MV并非一个有效获得注意力的手段,有时也不必执拗于拍MV,把精力放在其它被人发现的方式或渠道上或许效果更佳。

三石一声也发现,不少吃这碗饭的人人格魅力是闪光了,然而音乐却跟不上。许多年轻的音乐人做出歌就直接上线,不思考前因后果。上线发行只需文案、封面、音源和歌词,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然而为什么要发歌?这是三石一声提醒年轻音乐人的一点:“歌的来龙去脉是什么?你给人的印象是什么?你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小朋友没有企划就想不明白。有人认为量变引起质变总会成功的,其实不是的。”

过去打磨一张唱片,音乐人要创作和制作出比专辑收歌数量多得多的歌曲,优中选优,过去的音乐人经历过完整的企划周期,长则三五年,无论是音乐、形象还是舞台表演,呈现的都是概念完整意识深刻的作品。然而现在的风气是几首歌上线,再凑点翻唱,也能端出一个演出。

“唱片公司赚快钱,跟流量签约——你帮我赚一年两年的钱,我赚完钱你就走人。”三石一声发现,现在的公司基本没有耐心再去培养歌手艺人,“现在的环境也很难出一首歌就火起来,还是需要几年的孵化期。”反倒那些一签约就动辄十年合约的“卖身契”也并非没有道理,它给了企划更完整更系统的规划的可能,可以细致排布艺人每一年要做的事,每出一张作品要达到的高度,在过程中调整企划策略。


国内市场舍弃了真正乐迷的需求

现在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或乐队选择自己做企划,大到孙燕姿、周杰伦、五月天,小到很多独立音乐人,都用企划的意识去做音乐作品。

但有一个问题是,许多音乐人在标榜全能时,却并不能达到高水准,单拿作词来说,三石一声发现当下的中文歌词表达“没有信达雅了,想想近五年近十年优质的华语填词人,第一时间想不出有谁,那些词就跟英文、日文、韩文的歌词直译过来一样。”

另外他觉得企划的“度”也要拿捏得当,在参加欧阳娜娜企划会时,当某个企划团队要设定欧阳娜娜做一个怎样的女孩时,欧阳娜娜反馈:我只想表达一种状态,并没有想被框住。三石一声觉得,传统的企划就像一个壳子,框住了艺人,他提出比较恰当的做法是,要了解企划对象身上的特性,跟别人的差异所在,把共性和特性结合起来,呈现出艺人完整的状态。

多年做企划,三石一声也开始涉猎他之前不怎么听的韩国流行音乐,发现那其中有很多优秀的企划范本,出道五年的艺人可以出10张专辑,丰富的音乐内容让他们在舞台上可以尽情展现信手拈来。

反观国内的音乐市场,他发现大众接受的永远都是主打歌,艺人作品要么不够,要么非主打无人问津,以致费力不讨好时,音乐人或厂牌便只出单曲或短EP,呈现出投机式的创作。

但三石一声觉得,真正的乐迷会在乎主打歌之外的所有内容。“国内环境是有点畸形的,有点本末倒置,会舍弃掉真正乐迷的需求。”他提到,一味制造金曲主打,一味碎片化发布单曲,都忽视了铁杆乐迷对音乐本身的需求。作为一个喜欢听专辑的人,他说当某些音乐人把自己整张专辑的歌曲一首一首上线,再合起来打包推出时,那种新鲜感大打折扣,就像听了一张精选集。


财经频道

本文重点讲:恋爱操作团 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 转发

财经频道

关于作者: 周易大师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